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當前位置: 首頁>>禮儀文化>>正文
【百姓故事】一位“草根歌星”與她的“星光大道”
2015-08-28 14:39  
[字號: ]

  

圖為楊購英與丈夫杜加昆在對山歌。  

在龍陵縣龍山鎮橫山村大塘子寨的一個農家小院里,我見到了正在釀酒的楊夠英。這位被村民稱為山寨“劉三姐”的山(民)歌手雖已年近五十,依然是“海棠依舊”渾身煥發著青春的活力,她一邊哼著山歌調兒,一邊拾掇著酒糟,臉上掛滿了幸福與愜意。   

今年48歲的楊夠英是龍山鎮白家寨村大竹林寨人。爺爺、奶奶、父親、母親都是十里八村聞名的山歌手,從小浸淫在山歌世家里的楊夠英耳濡目染中造就了音樂稟賦,與生俱來的好歌喉使她成為山寨“小百靈”,每次村完小舉辦文藝演出她的山歌獨唱都是壓軸節目,掌聲、喝彩聲件隨她一路走來,一唱就是40余年。   

談起山歌,楊夠英說:“白家寨和橫山同在一匹大山梁上,同飲香柏河水;生活在這里的農民都喜歡唱山歌,不少夫妻都是對山歌走到一起的,我們寨子就有好幾對呢,有年老的,也有年輕的,我就是我丈夫杜加昆用山歌把我牽到大塘子寨的。”你丈夫唱哪首情歌打動了你?讓你以心相許與他結為終身伴侶。”她的眼里漾起縷縷感懷初戀美好時光的漣漪,“有一次我和寨里的小姐妹上山砍柴對山歌,山哪邊也是來砍柴的杜加昆唱:‘昨晚我得了一個夢,路邊緬桂朝我開。有心上前摘一朵,又怕人矮樹高摘不來!’我對:‘牡丹開花朵連朵,小妹栽花為等哥。妹是鮮花正開放,郎是蜜蜂快飛來。’山歌為媒,經過交往我倆走到了一起。”   

橫山山歌歷史悠久,源遠流長,種類繁多,它廣泛流傳于龍川江畔的村村寨寨,山野田間常常可以聽到村民們引吭高歌,山歌一直是當地群眾喜怒哀樂的心聲表達,為城鄉老老少少所喜聞樂見。民間藝人和山歌愛好者根據民間格言,聯系實際、靈活運用,自編自唱,出口成章,內容相當廣泛。當地民間最為普及的山歌有情歌、勸孝歌、喪堂歌(俗稱散花)、采茶歌等種類。以七字為基礎,通常以兩句或四句為一組,語言優美、比興嫻熟、表意奇巧、情感真摯,所用曲調有的悠跌緩宕,深沉真摯;有的婉轉悠揚,清脆活潑;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基因,又有異域文化的浸染與滲透,具有鮮明的土著原生態。如今,隨著時代的發展和變遷,橫山群眾的生活變了,心境變了,傳統的山歌也在不斷變化、創新演繹,被賦予了更多的時代文化內涵。   

楊夠英嫁到大塘子后如魚得水。大塘子是山歌的沃土,全寨男女老少都會唱山歌,山歌和村民生活生產如影相隨。楊夠英的丈夫社加昆是寨里的“男歌頭”,楊夠英是“女歌頭”,新婚伊始,在瑣屑的“鍋、碗、瓢、盞”交響中融入了《夫妻雙雙把家還》的音韻,愛的“紅房子”里常常歌聲縈繞,山歌不斷,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的大塘子寨經濟文化落后,“早上聽雞叫,白天聽鳥叫,晚上聽狗叫”曾是村民生活的真實寫照。為了豐富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楊夠英萌生了成立一個山歌演唱隊自娛自樂豐富村民業余生活的想法,取得丈夫支持。妻敲開場鑼,夫執定音鼓,一支20多人的山歌演唱隊組織起來,楊夠英拿來自家的雙卡錄放機,買來幾盤磁帶,帶著“泥味”登場。每天晚上,歌隊便集中到寨子里的坪場上唱山歌,“草皮歌場”就像個“磁場”,參加唱山歌的有年逾古稀的老倌、老奶,有青壯年農民,有情竇初開的年青后生,他們用歌聲追尋著逝去的青春足印,或憧憬著美好人生。歌場吸引了附近的邦外、新寨子、榨房等村寨的群眾打著手電、擎著火把前來參加。   

女人天生好做夢,楊夠英也愛做夢,她從小就夢想著能登上大舞臺一展歌喉。由于家庭困難,楊夠英小學畢業就回家“修地球”,盡管生活艱辛,山歌依然是她的最受,上山擔柴、下田種稻、林中采菇、河里捉魚,歌聲與她相伴。楊夠英有一個小本子,把收集到的山歌分門別類記在本子上,現在已達300多首。婚后,這一愛好在延續。隨著兩個孩子相繼出生,楊夠英編了幾首“搖籃曲”唱給孩子聽:“小寶寶,甜甜地睡,阿爹去犁田,阿媽陪著囡,不怕貓兒嚎,不怕冷風吹……”把未醒的“歌星夢”寄托在兩個孩子身上,希望兒女們穿上“紅舞鞋”走進藝術殿堂。如今,“楊家有女初長成”的兩個孩子,女兒在邦臘掌溫泉公司干“藍領”,兒子大學畢業后在平達鄉政府做“白領”。雖然兒女們沒有按自己設計的人生軌跡行走,但是未圓之夢還得繼續。2013年,楊夠英牽頭成立了橫山村大塘子“草根劇團”,被推選為主管業務的副團長,團員增加到30多人,團員自己出資添置了部分服裝道具,縣文體局配發了一套音響,在相關部門支持下修建了一個水泥澆筑的文體活動場,編排了10多個文藝節目,有歌舞、表演唱、山歌對唱等,以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宣傳黨和國家的方針政策,謳歌新農村建設中的新人、新事、新氣象,溫潤社會風氣。   

“草根劇團”堅持經常性地開展演出活動,把舞臺搭在群眾家門口,以“甩山歌”為展示平臺的演出形式,深受村民的歡迎,被群眾稱為沒有圍墻的“星光大道”,男女老少都可以歌場一展風采,過把草根明星“癮”,讓夢里情懷得到釋放。這種農家門前“種”文化的方式,極大地調動了村民參與文化的熱情,豐富了村民的業余生活,同時也激發了寨里的山歌愛好者收集、發掘、整理散落的民間“珍珠”。目前,由楊夠英牽頭收集整理了山歌100多首、創作新版山歌30余首。楊夠英收集整理的《妹等阿哥好心急》、《采茶調》、《梧桐樹下好乘凉》等山歌流傳地域廣,具有一定的文化底蘊和較高的審美價值,已被龍山鎮文化鎮文化站列為重點扶持項目。尤其是新版山歌是群眾真情的坦露,激情的迸發,迅速在廣大群眾中傳唱。村民許國正夫妻共同創作的山歌對唱《黨的惠農政策進農家》,傾吐了對黨和政府的贊領:“男:改革開放政策好,農民種田不繳糧;種田種地有糧補,齊心協力奔小康。女:黨的政策真正好,生疾帶病有醫保(新農合);年到六十政府養老(養老金),群眾連連叫好。……”   

2015年8月,楊夠英被申報為市級民間山歌傳承人。面對即將到來的榮譽,楊夠英坦言:我是個農家女,一生與山歌為伴,山歌惠我春風,鞭我立志,使生活變得多姿多彩。雖然我不能走進央視“星光大道”,但是我在山寨“星光大道”實現了人生價值,此生值了。   

(龍陵縣委宣傳部雷 華 文/圖 )   

關閉窗口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二人斗地主棋牌 百练赛投注 pk10看走势图教程 赌场限红什么意思 捕鱼达人千炮版直播 彩票中心官方app软件 股票融资是利好吗 内蒙古时时走势图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免费版 奔驰宝马bcbm平台游戏